首页 | 文学频道 | 大赛专题 | 文学之星 | 名师点评 | 刊物专栏 | 名家名篇 | 原创专栏 | 永远的冰心 | 文学与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刊物专栏

刊物专栏

《冰心少年文学》“名作欣赏”栏目

繁星点点

新   年
新年的儿歌,
带给我全年的祝福;

我要有阳光的四月,
凉爽的七月,温和的三月。

我要一天里没有黑夜,
我要大海没有风暴。

我要面包永远新鲜,
我要桃树鲜花盛开。

我要猫儿狗儿做朋友,
我要泉眼儿里喷牛奶。

如果我要求太多就会一无所获,
我只要一张快乐的笑脸。

 

 

          记春节

                                                                              孙犁
 
       如果说我也有欢乐的时候,那就是童年,而童年最欢乐的时候,则莫过于春节。
       春节从贴对联开始。我家地处偏僻农村,贴对联的人家很少。父亲在安国县做生意,商家讲究对联,每逢年前写对联时,父亲就请写好字的同事,多写几幅,捎回家中。
       贴对联的任务,是由叔父和我完成。叔父不识字,一切杂活:打浆糊、扫门板、刷贴,都由他做。我只是看看父亲已经在背面注明的“上、下”两个字,告诉叔父,他按照经验,就知道分左右贴好,没有发生过错误。我记得每年都有的一副是:荆树有花兄弟乐,砚田无税子孙耕。这是父亲认为合乎我家情况的。
       以后就是树天灯。天灯,村里也很少人家有。据说,我家树天灯,是为父亲许的愿。是一棵大杉木,上面有一个三角架,插着柏树枝,架上有一个小木轮,系着长绳。竖起以后,用绳子把一个纸灯笼拉上去。天灯就竖在北屋台阶旁,村外很远的地方,也可以望见。母亲说:这样行人就不迷路了。
       再其次就是搭神棚。神棚搭在天灯旁边,是用一领荻箔。
       里面放一张六人桌,桌上摆着五供和香炉,供的是全神,即所谓天地三界万方真宰。神像中有一位千手千眼佛,幼年对她最感兴趣。人世间,三只眼,三只手,已属可怕而难斗。她竟有如此之多的手和眼,可以说是无所不见,无所不可捞取,能量之大,实在令人羡慕不已。我常常站在神棚前面,向她注视,这样的女神,太可怕了。
       五更时,母亲先起来,把人们叫醒,都跪在神棚前面。院子里撒满芝麻秸,踩在上面,巴巴作响,是一种吉利。由叔父捧疏,疏是用黄表纸,叠成一个塔形,其中装着表文,从上端点着。母亲在一旁高声说:“保佑全家平安。”然后又大声喊:“收一收!”这时那燃烧着的疏,就一收缩,噗的响一声,“再收一收!”疏可能就再响一声。响到三声,就大吉大利。这本是火和冷空气的自然作用,但当时感到庄严极了,神秘极了。
       最后是叔父和我放鞭炮。我放的有小鞭,灯炮,塾子鼓。
       春节的欢乐,达到高潮。
       这就是童年的春节欢乐。年岁越大,欢乐越少。二十五岁以后,是八年抗日战争的春节,枪炮声代替了鞭炮声。再以后是三年解放战争、土地改革的春节。以后又有“文化大革命”隔离的春节,放逐的春节,牛棚里的春节等等。
       前几年,每逢春节,我还买一挂小鞭炮,叫孙儿或外孙儿,拿到院里放放,我在屋里听听。自迁入楼房,连这一点高兴,也没有了。每年春节,我不只感到饭菜、水果的味道,不似童年,连鞭炮的声音也不像童年可爱了。
       今年春节,三十晚上,我八点钟就躺下了。十二点前后,鞭炮声大作,醒了一阵。欢情已尽,生意全消,确实应该振作一下了。
  

通讯地址:(100070)北京市丰台区百强大道10号B座311  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组委会
联系电话:010-63736318  63857137  63741130(传真)
          15611332080  13381332027  京ICP备09112551号-2
电子邮箱:wenxuedasai@vip.sina.com

 


文学频道 | 大赛专题 | 文学之星 | 名师点评 | 作品选登 | 名家名篇 | 原创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