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频道 | 大赛专题 | 文学之星 | 名师点评 | 刊物专栏 | 名家名篇 | 原创专栏 | 永远的冰心 | 文学与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名师点评

名师点评

名家点评:《重拾童梦》

《重拾童梦》
                   周竹生      

             
    从童年一路慢慢走过来,再回首,就如同翻阅一本褪色泛黄的古旧书籍。

  烙刻着个人印记的厚厚的册页上,岁月的尘土覆盖着人生的记忆,岁月的风雨磨损着人生的锐意,岁月的泪滴浸润着人生的甘苦。

  一行行模糊的文字,就像车后急速退去的一行行田垄;一张张模糊的照片就像车窗外飞逝的景致。

  岁月流逝,人生如梦。老照片里记载着的往往是凝固的历史,翻出来的往往是幸福的回忆,小心翼翼地揭开记忆的照片,就拾起了一串串童年的梦。

  一夜风雨过后,欣欣然地睁开眼睛,朦朦胧胧地推开门窗。昨天的平地忽然生出无数窟窿,树上忽然挂满了铠甲般的知了衣。一缕艳阳从树阴缝中透射下来,一阵清风撩开了遮蔽的树叶,刚蜕了皮的幼蝉在惊慌中“知知”长鸣。来到了另一个新鲜的世界,知了目不暇接,发出了惊奇的鸣叫声。这是知了用这种方式在招呼一个未知的新奇世界。

  也许大自然对知了的招呼并不在意,但是有人对知了的到来表现出了欣喜与着迷——踮着个脚,恨不得把自己的脚用高翘支撑起来;伸张个脖,恨不得把自己的脖子像天线一样拉伸开,睁大个眼,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皮用木棍抻开。那是一个个求知若渴的少年,他们也在睁大眼睛看自然,看世界,看水里的鱼虾,看田里的瓜豆,看草里的蛇虫,看树上的鸟蝉,看书本上的字,看那还看不懂,看不透的大千世界。

  一群赤足光膀的少年,头顶赤日炎炎,或者捏着一柄少年闰土那样的鱼叉,猛然刺向碧波;或者提着一杆竹枝,将沾满面筋的小布袋悄悄地伸向欢歌的知了;或者提着一把铁锹或小铲刀,沿着老鼠、黄鳝、小螃蟹的进出口挖掘。

  白天一身汗,一身泥,一身水,夜晚一阵轻鼾,一夜甜梦。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的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这是鲁迅先生给我们带来的文学好梦。

  “孙悟空七十二变、腾云驾雾。一双火眼金睛,能看穿妖魔鬼怪伪装的伎俩;一个筋斗能翻十万八千里;使用的兵器如意金箍棒,能大能小,随心变化,小到绣花针,大到顶天立地。”这是西游记给我们带来的神话美梦。

  “阿基米德去浴室洗澡,当他跨入盛满水的浴桶后,随着身子进入浴桶,他发现有一部分水从浴桶中溢出,阿基米德看到这个现象头脑中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便高呼:‘我找到了!我找到了!’”这是阿基米德给我们带来的科学美梦。

  好梦连连,记录着童年的足迹。

  我们梦见我们每一个人的头顶上顶着一盏宝莲灯,它点亮我们童年的日子,指引着我们远征出行,航海探秘的方位;我们的脚下踩着两只风火轮,让我们跨越千山万水,征服艰难险阻;我们的手里握着一柄钢叉,让我们刺穿一个个疙瘩迷团。在揭秘自然,揭晓人生的征程中,我们每天都念着芝麻开门的口诀,找寻世界的所有宝库。这样我们每天都会打开一只宝葫芦,都会发现其中人所未知的小秘密。于是我们明白了世界的奇妙,领略人生的幸福。

  往事依稀,重拾童梦,仿佛昨日。童年最幸福的一件事就是睁开眼睛看世界,最温馨的一个梦就是在梦中编织未来的梦,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天真烂漫的童年头顶一盏宝莲灯,脚踏一双风火轮,手握一柄钢叉巡游叩问未知的世界。

点评:
这是一篇文质优美的哲理性散文。
全文并不出现“好奇心”三个字,但童年的梦却处处受到“好奇心”的驱使。在探索人生秘密和自然秘密的过程中,“领略人生的幸福”。
   此文突出了画面的描写,“平地忽然生出无数窟窿”“挂满了铠甲般的知了衣”幼蝉在惊慌中‘知知’长鸣”有极强的形象性,让读者如见其形,如闻其声。尤为巧妙的是“知了”因对世界的“好奇心”而发出鸣叫,怀有“好奇心”的少年“恨不得把自己的脖子像天线一样拉伸开”观察知了。这一段描写,写出了童趣的天真,主客交融,物我两忘。与女诗人卞之琳的诗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有异曲同工之境界。

  评分:47分

通讯地址:(100070)北京市丰台区百强大道10号B座311  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组委会
联系电话:010-63736318  63857137  63741130(传真)
          15611332080  13381332027  京ICP备09112551号-2
电子邮箱:wenxuedasai@vip.sina.com

 


文学频道 | 大赛专题 | 文学之星 | 名师点评 | 作品选登 | 名家名篇 | 原创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