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频道 | 大赛专题 | 文学之星 | 名师点评 | 刊物专栏 | 名家名篇 | 原创专栏 | 永远的冰心 | 文学与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原创专栏

刘筱维:仙气散入红尘

 刘筱维  广东广雅中学

风仪飘洒,龙章凤姿,仙风道骨,一派伟然。凭着这潇洒脱俗的相貌,他,惊为天神。

——题记

一座深山,一片竹林,一间草庐,一棵柳树。时而能看见他采药于山间,时而能看见他素衣青巾坐于竹林,奏出人间天籁,时而能看见他在草庐旁的柳树下,锻铁鼓风。
这就是我对嵇康最初的印象,曹魏时期的谪仙,竹林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鹤。
他气质不凡,宛若谪仙。他潇洒脱俗,如诗如画。这样不染一尘的男子理应由青莲相伴,醉卧寒梅间,枕素菊而眠。然而,很不幸的,他身在魏晋这个黑暗的时代。但黑暗的泥淖并不能污染他纯洁的灵魂,他就是魏晋那朵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傲立于霜天的寒梅,高洁无双的素菊。
静夜里,他放歌,他纵酒,喝得酩酊大醉,醉卧红尘路。他对月高歌,抒发他对这个污秽的世界的不满。他欲羽化登仙,却还是不能逃离红尘,这个污秽的社会就像沼泽,死死地缠住了他。
他曾经说过:“身体多病,今但长居陋巷,教养子孙,时与素旧聊天,陈说平生,喝酒一杯,弹琴一曲,我志愿足矣。”如若他不与司马氏政权针锋相对,平平淡淡地过完这一生,他就不会血溅法场。但是,这样的人便不是人们所钦佩的嵇康了。直到最后嵇康都不曾后悔自己的选择,他的风骨也因此受到千万人的景仰。
竹林里,他端坐于瑶琴前,举手回勾,风拂过,衣袂飘飘,天籁之音就在飞舞的袖影间飘出。氤氲的紫烟,宛若仙气,让他的身影若隐若现,任谁看见都会误以为仙人下凡。 
小曲在前,大曲继后。时而如镜湖映月,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时而如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如大海般激昂。琴音与云霄岚雾化融,激荡于天地之间,余音缭绕,千年不绝。
嵇康无师自通,博览古今典籍,他尤其喜爱老庄之学。每当他与人谈论玄学之理时,出口成章,令听者痴迷。当他轻蘸香墨,赋诗行文之时,龙飞凤舞,令观者拍案。就是凭着这超凡入圣的学问,他被誉为一代文宗。
曾几何时他也像普通男子一样,有强烈的出人头地的念头。他也追求过名利,追求过富贵,但他回头了,他再也接受不了那个污秽的社会。他开始逃避社会,逃得很累,所幸的是,他靠顽强的意志定住了自己的性,找到了回归竹林的路。
他很瞧不起自己所处的时代,人们虚伪奸诈,社会无道无德。于是率真的他只想逃逸,他的灵魂逃到老庄的羽翼下,他的肉体逃进神仙的清境中。他逃到竹林的疏影里,逃到柳边的铁砧旁,他要逃离那个污秽的社会。此生,他愿化为一只闲云野鹤,常游于竹林间。
魏晋,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而嵇康是却是一个清高孤傲的人,他与掌控他命脉的当权者过不去,与黑暗中的明枪暗箭过不去,与这个时代过不去。黑暗的环境决定了嵇康的命运,无论他怎样隐匿避祸,终究无法避免惨祸。
三千太学生为他跪求免死,三千太学生在刑场为他送行,在他行刑的那一天,他到达了人生的最高峰。如果在生的时候是这污秽的社会的牺牲品,那么至少在死的时候要轰轰烈烈。生前死后,他都是一个如天神一般的人。
什么是视死如归?嵇康就是最好的诠释。行刑前,他弹起了《广陵散》,他曾撰写了《声无哀乐论》,此时的他用琴声将哀乐化成了道,无哀无乐的道。他将血化墨,用自己的鲜血画下一幅浓墨重彩的画。琴声宛若天籁,夺人心神,却在高潮处戛然而止,他朗声宣布:“《广陵散》于今绝矣!”。他为《广陵散》不能流传后世而感到遗憾,然而,没有嵇康,《广陵散》不绝也绝了。
“淡淡流水,沦胥而逝。泛泛柏舟,载浮载滞。微啸清风,鼓楫容裔。放棹投竿,优游卒岁。 ”
永远记得那一年,公元262年,这个天神一般的男子,化为阵阵仙气,散入红尘。

通讯地址:(100070)北京市丰台区百强大道10号B座311  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组委会
联系电话:010-63736318  63857137  63741130(传真)
          15611332080  13381332027  京ICP备09112551号-2
电子邮箱:wenxuedasai@vip.sina.com

 


文学频道 | 大赛专题 | 文学之星 | 名师点评 | 作品选登 | 名家名篇 | 原创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