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频道 | 大赛专题 | 文学之星 | 名师点评 | 刊物专栏 | 名家名篇 | 原创专栏 | 永远的冰心 | 文学与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原创专栏

【20180123】第十三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曾有东风吹来过》

曾有东风吹来过


浙江杭州

文/智语涵


 


坐在朱红色的板凳上,头靠在窗台上,刺鼻的消毒水味提醒我这是在医院里。


两个老人忙碌着,一个在病床旁,一个在病床上,病床上的是我的外公,守在床边的是我外婆。

我对外婆印象很深、很深。以至于从小学到初中,常见她衰老的身影在我青涩的文字间时隐时现。像她常出现在小学的校门口一样,大家都知道她,认得她。

而这次,我不再写她了,我有个卧病在床的外公需要我记录,值得我去纪念。

在我的记忆中,外公像张白纸,太苍白也太孤单,我不知道他的生世,也不清楚他这大半辈子,有干过什么大事。

唯记得,他那张长着坚硬胡子的脸和他胡子扎过我的脸时那想抗拒而又温暖的感觉。

小时候,父母会带我去外公家看他。外公住的是老小区。楼梯的扶手早已生锈,上端刷着朱红的油漆,可能是光线太暗,虽是新刷上的,依旧陈旧。

我跟在妈妈后面,随手拉上沉重的青绿色铁门,门口有段较高的坡路,还有点滑,不太好走,也许是它的存在,外公才不会经常走出这栋楼。妈妈轻松地跨上小坡,金色的夕阳从大青铁门的缝隙中渗透进来映在小坡上,像夕照下的山坡,闪着熠熠生辉的光芒。

我也几步跨上小坡后的台阶,灰土色的,很快走过了。上了两三级后,过了拐角,一抹淡金色出现在眼前,灰土色的墙上开着一扇很大很大的窗,窗外黑压压的电线杂一线朱红,露在外面,不知名的鸟儿掠过,风吹起,两片三片秋叶飘进来。

我躲在这个灰土色狭小的楼梯口上,张望着外公家的大门,妈妈笑望着楼梯下躲着不愿进来的我,轻叩门道:“爸,我们来看您了。”

听到这一声“爸”,我心中颤了一下,思绪中一个“衣冠不整”的老者形象一闪而过,他,真的是我的外公吗?


外公的比小麦色还要深一点,脸上满是皱纹不说,就连胡子也是一起皱,豌豆大的眼睛埋在皱纹中,格外明亮。外公在家会穿得随便一些,在我看来那该是“衣冠不整”吧。我后来也提过几次外公“衣冠不整”,妈妈皱着眉反驳:外公很注意整洁,他只是穿着朴素点,你见过哪个人在家里还穿正装。就算在腿脚不便的时候,他还叠叠衣服被子,床单铺得没有一点褶皱。

后来怎么上的楼梯我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外公只是对着我傻傻地笑,然后很激动地迎上来,拉着我的肩,用他那粗糙的脸,用一种长辈疼爱小孩的方式,蹭着我的脸,他忘了他脸上的胡子太硬,把我的脸蹭得生疼,我常见不到他,他是太,太想我了。

内心深处,我并不反感外公这样的疼爱,有种亲切弥漫周身,但是年幼的我也并不喜欢那硬硬的胡茬。

很快有人来给我救场。

“朱东风,你在干什么!”外婆丢下手上的活,摇晃着身子,跑过来拉外公。

外婆说的是上海话,不太清晰,我听着外公叫“东风”,其实并不是,是另外两个字,是我听错了而已。

被叫“东风”的外公被妈妈外婆推进了他的房间,外公皱着的脸看不出什么表情,但眼中有不舍的颜色闪烁,我真想说:外公是思念大家,可又说不出口。



上小学二年级的我在另一个房间里钻研着妈妈小时候的玩具。房间一角放着妈妈小时候用的小自行车,三轮的。我蹬上妈妈小时候玩的小车,在不算大的房间里游行,骑到那已褪色的大书柜前停下。妈妈对我说过,外公年轻时是物理老师,他很重视读书,那时候的老师并不重视课外阅读,但“东风”外公却自发的买了《水浒传》、《三国演义》、《红楼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凡是我们现在所读的书,外公都给妈妈买过。书没有豪华硬质的封面,但很厚,于是妈妈有了好多好多的世界名著。在外公还能走路时,不管在当年的上海,还是后来到杭州,他每周都要跑一趟书店买书,在书的扉页上,标记着什么时候在哪里买的。

我常会随身携带蜡笔,抽出一支唯一的红色,轻轻地在抹上两笔三笔,看看书架下面还未退去的朱红色,总觉得不太配呢,奈何,我的蜡笔只有十二色,还无法媲美外公心中的“朱红色”。

我骑着小自行车出了房间,经过小小的餐厅就到了外公的房门口了。出乎意料,房间很大,一眼望去,里面有一个比外婆房间里还大的书架,书将它填满了,还有整齐叠放在地上的书。听说,阳台上还有更多的书堆放着。只是我不敢太近看,我只想离外公的胡子远点。

但我还是后悔。我没有待见外公对我的迎接,也许孩子的一句话能使长辈们百感交集,但却匆匆的过去了,我没有说那句:外公这是思念大家。这话虽简单,但一说出,外公一定是欣慰的,因为我老是躲着他。

如果当我最后一次从外公家离开,走下那灰土色楼梯时我能预知外公将会住院,我会怎么想。可没有那么多如果,也没有那么多或许,如今我再想说,也是不再可能的了。无法有相同的场景,无法再有相同的人。

我只知道,外公生病住院了,而我去看他,他早已无法将话说清。我看他躺在病床上,皮肤如老朽的枯木,多皱不平的皮肤夹住了格外明亮的眼睛,他曾叫妈妈带几本物理学的书给他,我想他的脑袋还是清楚的。

不知为什么,当我去医院看他,在路上,总有一种走在那灰土色楼梯上的感觉,尽管,我知道那满脸皱纹的外公,不可能在楼梯口等我了。

我又看着窗外,医院窗外有座大楼,看着像一座小山坡,映着夕阳,玻璃窗熠熠生辉。


     外公会健康吗?

     他会像一阵东风跨过金色的小坡以健全的身体融入那喧哗的闹市中吗?

     我只在心里默念着。

     我只在心中祈祷着。

     我只是愿外公“东风”能早日康复。

     我只是知道,曾有东风吹来过



 

第十三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投稿平台:

服务平台网址:www.bxwxds.org 

(投稿唯一途径,投稿的个人和集体,

请直接登录投稿平台查看结果。)

官方网站:www.wxysw.org

联系电话:01063736318   01063857137  15611332080

北京总决赛第一期2月11日-13日

北京总决赛第二期7月12日-15日

北京总决赛第三期7月16日-19日

北京总决赛第四期8月5日-8日

海南总决赛专场2月1日-4日

希望广大文学爱好者自愿报名参加。

通讯地址:(100070)北京市丰台区百强大道10号B座311  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组委会
联系电话:010-63736318  63857137  63741130(传真)
          15611332080  13381332027  京ICP备09112551号-2
电子邮箱:wenxuedasai@vip.sina.com

 


文学频道 | 大赛专题 | 文学之星 | 名师点评 | 作品选登 | 名家名篇 | 原创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