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频道 | 大赛专题 | 文学之星 | 名师点评 | 刊物专栏 | 名家名篇 | 原创专栏 | 永远的冰心 | 文学与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原创专栏

【20180115】第十三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心中的史河》

心中的史河

六安市轻工中学

文/朱毅


夜晚,行走在灯光辉煌的史河岸边,扶着5号步行桥的扶手,微风袭来,不禁打了个冷颤。望着流逝的史河水,脑海中浮现出儿时那一幕幕欢快的画面。


那时,每天早晨,母亲都会挎一个竹篮子,里面放满了我们一家三口人头一天换洗的衣服和中午要吃的菜。在那个物质贫穷的年代,家里经济都比较拮据,哪里还能买得起洗衣机,也没有自来水。那时史河非常清澈,我们当地人都用它洗菜、淘米、洗衣服。因为我小,把我一个人放在家里不放心,母亲就会让我跟着她,并带上一个小凳子,让我在河岸上的小凳子上坐着,并叮嘱我不许乱跑,她去河下洗菜、洗衣服。我哪能坐得住,一会儿就来到母亲洗衣服的河边,从地上不断地捡起石头片,往河中打水漂,以此来打发时间,自娱自乐。母亲看见我跑到河边玩水,就一本正经地吓唬我,“小心啊!河里有水鬼哦,把你拽下去了!”我就会吓得赶紧跑回来,继续坐在凳子上,望着河中央,仔细地找寻母亲口中所谓的“河鬼”到底长什么样。


夏天的中午,大人们都去午睡了,剩下我们这一帮小孩子们。少了大人的约束,那可是我们的欢乐时光啊!我们个个扛着自己做的鱼竿,一口气跑到史河边上,钓起了鱼。当然是彼此吵着闹着玩着钓着,好一派快乐的景象啊!即使个个都晒得黑黢黢地,好像要冒出一层黑油似的,也阻挡不了孩子的疯狂。钓到了三四条鱼之后,我们就会安排年龄更偏小一点的孩子跑回家偷一点盐、油出来,其余的就会在沙滩边,用砖头支起一个小锅灶,用棍子把鱼串起来烤,撒点盐,抹点油,一人一口地就这样吃起来了,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现在想想,这鱼没有清洗,没有刮鱼鳞,怎么吃下去的呢?但那时候却吃的有滋有味,也许那个时候吃到的不仅仅只是鱼的味道吧!


记忆中忘不了的还有史河岸边摆渡的黑狗子叔叔。那个时候,我们村的人们外出上街、到菜市场卖菜、买菜等都得到史河对面去,连接河两岸的只有一条小船,负责摆渡的叫黑狗子。具体姓甚名啥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大人们都喊他黑狗子,于是孩子们就叫他黑狗子叔叔,他也很乐意大家这样称呼。每坐一次船,给他2毛钱算作船费,一船载上十个人左右。有时候没带钱也可以,他也不会那么较真。记得我每天早上上学时,都能看见他坐在船沿边抽着烟等着村里去上学的孩子们。当时我们村一共有8个孩子去河对岸的学校上学,冬天的早晨天还没亮就要去。每次等孩子们都到齐了,他才灭了烟,喊一声“坐好了,开船啦!”。有一次,我早晨起床晚了,害怕船发过河对岸去了,一路狂奔到渡口,远远地看见黑狗子叔叔还坐在船沿边,吸着烟,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到了渡口,黑狗子叔叔灭了烟,说了句“就等你啦!还不快上船,今天起来迟了吧?”我嘴巴一咧,小手一举,敬个礼,笑着说:“谢谢啦!”黑狗子叔叔漏出满嘴的大黄牙咧开嘴说:“一个都不能少嘛!”从那以后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每次都要等孩子们都到齐后才发船了,原来他也不希望孩子们迟到。是啊!好一个“一个都不能少嘛”!后来就修五号步行桥了,快修好的时候,有一天,黑狗子叔叔载着一船的人划到河中心的时候,由于水流太过湍急,船逆行时翻了。然后就听说他被拘留了。再后来我出来上大学,参加工作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岁月飞逝,往事历历如绘。如今的母亲早已满头白发,再也不需要提着篮子往河边跑了。我们那群吵着闹着的小鬼们也都已成家立业,在自己的轨道上奔跑,聚少离多。黑狗子叔叔呢,从那以后就在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生活在变,我们在变,唯有家乡这条母亲河——史河,始终萦绕在我心头,潺潺流淌。

相关链接更多 >>

【20170210】我走上清华大学领..
【20170901】第十二届全国青少..
【2014-04-18】尘封的梦,重..
【20180116】第十三届全国青少..
【20170830】第十二届全国青少..
【20180115】第十三届全国青少..
【20180123】第十三届全国青少..
黄莹:他是我的“小丈夫”..

通讯地址:(100070)北京市丰台区百强大道10号B座311  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组委会
联系电话:010-63736318  63857137  63741130(传真)
          15611332080  13381332027  京ICP备09112551号-2
电子邮箱:wenxuedasai@vip.sina.com

 


文学频道 | 大赛专题 | 文学之星 | 名师点评 | 作品选登 | 名家名篇 | 原创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