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频道 | 大赛专题 | 文学之星 | 名师点评 | 刊物专栏 | 名家名篇 | 原创专栏 | 永远的冰心 | 文学与教育

 您的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原创专栏

【20170901】第十二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作文选登(文学社篇)

文学社特辑:茶话诗会   以文会友

文学社汇集着有文学梦想的文学爱好者们,为着同样的文学梦想,怀着对文学的热爱,在文学社中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共同成长和进步。第十二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也收到了很多来自文学社的投稿作品,这些作品往往水平更高,更有深度,更能展现现代青少年的作文水平。


 

 

(一)不负初心 坚韧前行

 

天津大港一中起航心田文学社   徐梵赫

 

既然选择了方向,就要不畏风雨,扬帆起航;既然选择了道路,就要不畏泥泞,勇往直前;既然选择了梦想,就要不负初心,坚韧前行。
   纵观历史的银河,那些在黑暗中绽放出璀璨之光的星宿,那些名垂千古的文人墨客,大都在作出选择之后,坚持不懈,方才成就一番伟业,被人所牢牢铭记。
   东汉末年,豪杰并起,群雄逐鹿,刘皇叔三顾茅庐,请他出山,他便在心中做出了选择——匡扶汉室。于是他赤壁一战,出奇制胜,巧用草船借箭;神机妙算,七星台上借东风。他岂不知道,后主刘婵昏庸无度,但他依然上表刘婵。“出师一表真明世,千载谁堪伯仲间!”他是蜀相诸葛孔明,他为了这汉室江山,付出了一生,直至生命的终结,再也没有回到南阳,他从未忘记自己的誓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他人生的写照。
   作家余秋雨先生,毅然辞去一切行政职务,孤身一人寻访中华文明被埋没的遗址。他走遍中华的每一处角落,泥泞的道路停不下他的脚步;严寒酷暑摧残不了他的意志,动摇不了他的初心。就是这样,才有了名闻中外的著作——《文化苦旅》。
   所以,当我们种下希望的种子时,只有用坚持不懈的汗水滴灌,才能使成功之花绽放,坚持日心说的哥白尼,水稻专家袁隆平,大发明家爱迪生……他们在做出选择之后,顶着种种困难,却依然奋勇直前,才能载入史册。
   苏轼曾说:“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士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在通往人生的分岔口,我们选择的这条路,路的那边是风和日丽,曲径通幽?还是急风残月,河边断桥?我们无从知晓。但惟有坚持不懈的精神,坚韧不拔的意志才能通往成功的彼岸。反观现实生活中的人们,有了目标,却不肯付出行动,经历了一点浪头的拍打,就被拍打在海岸,再也起不来,如此何谈理想,又何谈成功?
   人生匆匆几十载,我们将要面对大大小小无数个人生的选择题,你可能会犹豫不决,但既然做出了选择,就应有“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气魄,就应由“水滴石穿”坚持不懈的精神,如此何惧道路之泥泞,何惧到不了成功的彼岸?

 

 

(二)一梦扬州十里路

 

天津大港一中起航心田文学社  杜艺馨

 

 

   一夜细雨微凉,浸透周身。处知隔岸桃花芳菲依始,一曲笙箫,婉转腕底书不尽……
   笙箫悠悠,清清幽幽,消了一夜朦胧的睡意。声声不绝,帘外芭蕉一夜又一更。
   谁家一园独自香
   那帘帘细雨声,似不变的音节,连年款款入我梦来,诉着不尽的一腔依稀往事。犹梦那年暖风处处,青葱衣襟敲过桃花香气的院门,敲开了一个如桃花般娉婷的姑娘。光影层层流转,看客隔花亦渐模糊。桃花被威风轻拂,带来温暖袭人的香气,在小院里久久不散。
  “谁?”开门的姑娘一惊,浓丽的睫毛颤了一颤。门外的少年郎青色的衣襟映衬着院里繁盛的桃花,显得愈发动人。
   水来了,温厚的白瓷触手生温。杯中袅袅地浮起一丝水汽,升腾在桃花的香气之海中,渐渐地消了最初的色彩。女孩站在桃花树枝下,手指轻抚其中的一枝,低眉不语。微风带来伊人的香,带来人间最美的精致。那美一刹之间恍若沉静了浮华,泯灭了星辰,如那春时柳枝般柔美,如那秋时遗月般沉静。那少年微笑着告辞,她竟不曾发觉,只是不敢看向他的方向。蓦地抬头,匆匆出门去,千万人影寻不到他。
   院里桃花开得鲜妍明媚,初春三月的光影,散尽了锋利的寒冷气息,只剩下了温暖,洋溢在每一个角落,那是满山遍野桃花开。
谁谙明月离别若?
   三月芳菲伊始,人间桃花处绽,清风拂岸,万里传香。不见故人来,但见流水落花送春去。
   独立小园,凭栏愿望,不见扬州路,亦不见杨柳堤。入目的远远的那座桥,是否是他来时的必经之路?暮春的光景,桃花开得不致昨日繁盛。残败的花枝,一如她那日渐凋零的心,处在八面的相思之水中,无法脱身,他用过的那白瓷杯,她日日轻抚。“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那站在院门前的身影,衣带渐宽,总也望不见他的身影,那十里的扬州路,短短穿不透心期。
   只有那明月,皎皎净白一如那白瓷,清净无暇,高楼忘断层云,滚滚流水情思高远,罢了,罢了,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谁闲谭梦落花
   流水落花,弹拍惊春去。又是一年春色正好,朦胧的柳枝罢了看烟,二月的柳叶剪出了春的倩影,春风再度拂过这十里扬州小路。桃花娉婷开放,心如止水,在滴入石子后泛起圈圈涟漪。
想来已是春风再度吹红桃花的季节,梁间的葱子恍若呢喃在耳侧,那人面,那桃花,应是相映成趣吧。于是在寻扬州十里路,怎料物是人非?桃花依旧耀眼,却不见那位桃花枝下的姑娘。残败的院门斑斑驳驳,初生的桃花伸出院门,独其一枝,芳香温润。微风带来花的柔香,氤氲着院外十里的小径,十里暖香,暖得让人想落泪。也曾记起你的面容,映着桃花格外的动人。
   惊觉,一盏香茗自案拂落。那一曲笙箫,依旧悠悠然。我自小园走出,一树桃花,犹梦扬州十里路。

 

 

(三)诗情中秋醉入月

 

天津大港一中起航心田文学社    方婷

 

  “中秋是什么?”天上的月亮眨眨眼睛,圆圆的脸上绽开温柔的笑。
  “中秋是什么?”地上的人们的回答不尽相同,对于孩子来说,中秋是一轮明月和香甜的月饼;对于老者来说,中秋是暮年的感伤和那深深地惆怅;对于异乡的游子来说,中秋是解不开的相思和情结;对于久别的恋人来说,中秋时千里月明共团圆的情怀。
丙辰那年的中秋节,月亮转过朱红色的楼阁,低低地挂在雕花的窗户上,望着没有睡意的苏轼。酒杯轻摇,月影碎在荡开的水纹间,独自一人的苏轼怀念远在他乡的弟弟,想乘风探访天上的宫阙,却害怕九天之处的寒冷。酩酊大醉,乃作出流传万世的佳作。“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是苏轼的思念;“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是苏轼的豪情;“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苏轼的大爱。
  “红藕香残玉簟,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荷已残,香已消,冷滑如玉的竹席,透出秋的凉意,轻轻换下薄纱罗裙,独自泛一叶兰舟。李清照的满心忧愁,浓浓相思,尽数融入这笼罩着西楼四处美景的月色中。“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花,自在地飘零,水,自在地漂流,独倚在月色中的楼亭,伴着秋的凄清,让刚从微蹙的眉间消失的离愁,又隐隐缠绕上了心头。

   碧海青天,年年如此,而云间的月亮,却时圆时缺。犹记得,那时节,也是这样的中秋夜,你和我在花径中嬉戏,曾经历历在目,却叹物是人非。纳兰性德轻捻一片梧桐叶,兀自吟来:“碧海年年,试问取、冰轮为谁圆缺?吹到一片秋香,清辉了如雪。愁中看、好天良夜,知道尽成悲咽。只影而今,那堪重对,旧时明月。 花径里、戏捉迷藏,曾惹下萧萧井梧叶。记否轻纨小扇,又几番凉热.。只落得,填膺百感,总茫茫、不关离别。一任紫玉无情,夜寒吹裂。”抬头,是月;低头,无她。怀着“只影而今”的孤独,又忆当日的无忧,长叹,再无那人的关切,只有空中的孤月的无声回应。

   月的光辉,青烟一般,倾泻下来,倾泻到悬岩断壁的白岩角上;倾泻到肆意伸展的树枝上;倾泻到被裂缝侵蚀的断岩上。一切都显得那么分明清晰,一切都显得那么纯粹素雅。没有繁星争艳,没有乌云碍眼,她傲立在高远的夜空,转眼,又害羞似的躲到树后。这就是月,这就是中秋。

   月下,我们围绕在桌边,争相吟诵胸中存留的那些古人的点墨,回首,何人轻摇酒杯,一席青袖拂过,宣纸上已晕染出句句诗情画意。

 

(四)白衣少年

 

墨微文学社  周有贇

 

   登上居庸关的时候,眺望着连绵起伏的山峦,看一阶一阶的古砖,仿佛是梦里听到一记钟声,恍然敲回到古时。在我的心理,一直都藏着一位白衣少年,虽然相隔三年,但他的名字一直都在史册中熠熠生辉。
   那年,他奉命出兵雁门,那是一个荒凉的地方,尘土在风中飞扬,善于骑马的匈奴人是那片沙漠中的王者。夜晚的时候,清冷的月光会落在士兵冰冷的铠甲上,倘若稍有风吹草动,便可感觉到士兵身上散发出的警惕的气息。在他的帐篷里,彻夜亮着烛光。第二天,他就要进行决战了……终于,他带领着士兵冲锋陷阵,并凯旋归来,捷报传入汉武帝手中,举国欢庆,他终是不负众望,被封为长平侯。面对敌军的张扬,面对同胞的质疑,他并未多语,只是用实际行动证明着:武帝不独以威显青,青亦不独以威呈身。
   在他的孩提时代,他受过许多罪,但他也许并未曾甘于平庸。也许,他会在放牛的时候吹一吹牧笛;他会在白云慢悠悠向南飘去的时候偷偷读一读兵书;他会在伐木的时候壮实自己的臂力,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在受到武帝重用之后一直心怀感激,终其一生来报答武帝的知遇之恩。
   在他初次征战的时候,他受过许多质疑,被抓的匈奴人在被问到是否知道初次征战的他是什么人的时候,匈奴人毫不犹豫地答道:是皇帝的小舅子。而后,他便带兵深入,获得老城之战的胜利。武帝分别命令四路军队进攻匈奴,两队失败,一对无功而返,独独他带领的军队大获全胜,打破了匈奴不败的神话。我仿佛看到他着一身银白的铠甲,骑着骏马驰骋战场,挥洒汗水。
   在他为官的时候,他受到许多轻视,汲黯不愿对他行跪拜之礼,他却并不恼怒,不以大将军之职而居高临下。他的宽容大度着实让我钦佩。
   也许,正是他一次一次的退让、谨慎,终于赢得了世人的尊重,被称为“退让君子”。遥看那历史长河,我看到许许多多为国家而战的将军。但他们总是在功成名就之后就居功自傲,急于树碑立传,终却身败名裂。而他,我心中的白衣少年,总是愿意与士兵同甘共苦,待到士兵都喝完水后,他再到河中取水饮用。江南第一游侠雷被,也曾一度想要投在他门下,司马迁也曾经称赞他:“为人退让仁善,以和柔自媚于上,然未有称也。”
   在我心中藏着的他,定是位潇洒而又不失风雅的人。他既有大将的英姿风范,又有儒士的温和尔雅。走上战场,他被士兵们相拥着,大家会高声呼喊“大将军好!”进入朝堂,他被大家尊敬着,但他从来不将自己的尊贵身世展示于世人。他会拼尽全力保护武帝还有武帝看重的东西。
   在我心中藏着的他,也许会有柔情的一面,与平阳相守相依,希望回到家中喝一碗妻儿炖的浓汤,听一声孩子的叫唤,教一教姐姐的孩子刘厚练剑,在闲暇的时光搬一张座椅,看看家里的树,种种花,钓钓鱼……平淡简单的生活。
   忽然好希望我可以拂过千年的时空,流连于他的书房外,或陪伴着他在昏暗的烛光下看书,或陪伴着他在雨中细数檐角细流,感受丁香结怨的惆怅,偷偷看他秀气的五官,看他披上白衣后的潇洒,看他一日日老去,会拾起他遗落在历史长河畔的珍珠,细细地珍藏不归还。我还会告诉他:“你知道吗?卫青,你一直都是我心中的白衣少年。有人称赞你曰‘吴钩壮士,宁论卫霍前功’。”
   微微的凉风吹来,带着满山青树的清香,将我从岁月的梦中吹醒。时间可以将古人的事迹一点点湮没。而他卫青,却将永远的藏在我的心里,凭他风吹雨打,都不会有半分冲淡。

 

 

(五)众里寻他千百度

墨微文学社   沈宇琳

 

 

   洪荒年代听不到诵经中的真言,摇晃的经筒看不到虔诚的目光,盘腿金銮燃烧了几柱香,经历了几世浮沉整个世界荒无人烟,甚赞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亦或是叹息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
   城市的尽头总是灯火阑珊,你穿过时光的洪流,穿过道路两旁的绿树如茵,穿过那个冬天,几片雪花下落,然后在某个明朗的午后拿着装满水的透明杯子倚靠在木质的阁楼边上,用手中的画笔勾勒出夕阳的模样,几只归鸟穿过你的视线,却从未被你记录在画里,那是它们的归途,只是偶尔路过,而你却无心去等它们的下一次归来又偶尔自嘲,你的视线望着它们而它们的视线却望着整片天空,它们不是流离失所,只是习惯了四海为家,哪会像四季轮回,只要等,总会来。
   烟火的尽头是消失殆尽的黑夜无边,被暴雨冲洗过的夏日午后总会冒着难熬的热气,你徒步走在跑道上说这样的路才没有尽头,偶尔有越界的篮球闯进你的领地,看你俯下身子捡球的瞬间,汗水从鬓角流下,滴入尘埃恍若初春的雨水般细无声,你将球扔进对过的人群里,一片哗然,那是你整日念念不忘的梦,你平躺在草场上,面朝阳光,闭上眼睛,任烈日在眼前编织着那些耀眼的梦,曾经像阳光一样离你那么近,其实一直好遥远。
   生命的尽头是西边最亮的曙光,“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这句诗出自李商隐的《无题》,诗人不愿标名主题故意用《无题》名篇,这个不骄不躁的诗名使这首诗像初出山头的矿石般被沙土包裹得如此平凡,可谁知它不可一世,樱花遍布的的初春,那是已故的人最后的高傲,不娇柔,不低头,亦是洒脱,褴褛多年后才披挂上寒冷的战衣,很多失败后才站上那片荒无人烟的寒冷山岗,经历过兵荒马乱,遥看过兵临城下,这是一片寒冷的雪域高原,星光散落,万籁俱寂,阡陌交通,屋舍俨然,蓦然回首,那是乱世里的桃花源地,笑语盈盈暗香去,独留一人众里寻它千百度。

   这里没有兵荒马乱,没有兵临城下,这是你的归程,你是几千年前的诗人,你是坠入时光隧道的平凡人,你亦是西边最亮的曙光,寻你千百度,众里有你灯火阑珊处。

 

 

通讯地址:(100070)北京市丰台区百强大道10号B座311  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组委会
联系电话:010-63736318  63857137  63741130(传真)
          15611332080  13381332027  京ICP备09112551号-2
电子邮箱:wenxuedasai@vip.sina.com

 


文学频道 | 大赛专题 | 文学之星 | 名师点评 | 作品选登 | 名家名篇 | 原创专栏